--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年08月10日 (木) | 編集 |
小小的“咔嗒”一声,subaru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过现在不是担心这个问题的时候,而是……
“你没事吧?”身后传来亮担心的声音。
但是该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坐在对方身上的自己,而不是垫在自己身下的亮吧。
“我没事,你呢?”急忙爬起来,subaru反问亮。
“我也没事。”亮笑了,咧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展开和往常一样的笑容。

预定8月初播出的《Honjani》节目录制完毕,因为钓到鱼而兴奋不已的subaru脚底一滑,眼看就要跌落水中。还好走在他身后的亮眼疾手快及时抱住他,这才幸免于难,但是两个人也同时摔在地上。

从去年10月开始就闹着要钓鱼的subaru,这次终于愿望达成。之前也有过尝试,但是没想到他居然晕船。这次的节目就分了远海、近海还有鱼场三个场所。毫无疑问subaru是在鱼场,任务是钓到10kg的鱼。


制作人原本的分配是subaru、hina和yoko在一起,也就是三马鹿一个组合,而yasu和maru去远海钓超过1m的大鱼,大仓和亮钓5种不同种类的鱼。听到这样的安排,subaru心里稍微有点不乐意,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啊,对不起。”亮突然举起手。
“怎么了?”
“那个……”他揉着鼻子,“我有点感冒,可不可以不出海啊?”
“这样啊……那也没办法了。”制作人挠挠头,进行了重新分配:
Subaru、yoko和亮一组,yasu和hina去远海,而大仓的搭档换成maru。
这样的结果subaru当然心满意足,但是……
他走到亮身边,拉了一下他的雨衣。
“你感冒了吗?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没什么,你不用担心。”亮摸摸鼻子,咧着嘴笑了。
“是吗?”正说着,subaru突然被站在他身后的hina打了头。
“干嘛?”
“你还真是笨蛋呢。”
“为什么说我是笨蛋?”Subaru不高兴地反驳。反正经常被打也习惯了,但是被人无理由说是笨蛋,他才不愿意呢。

节目的录制没有因为下雨遇到困难,虽然是在鱼场他们也充分享受了钓鱼的乐趣。尤其是最近一直表现得很“大人”的亮,在第二次钓到鱼的时候,竟然孩子气地在yoko身后说:“是我钓的,我钓的。”难得一见的可爱模样让subaru觉得真是不枉此行。

亮还真是厉害呢,无论是钓鱼还是料理,或者是其他事情,统统都难不倒他。尤其是他今天做的刺身,(或许也有原材料新鲜的缘故吧),是从未尝过的美味。

晚上和大家一起吃过烤肉才回家,但是subaru还是怀念下午的刺身。
“明天我还想吃刺身。”
“好啊,你想去哪儿吃?”
“我想吃你做的。”
“嗯,好。”毫不犹豫的回答,让subaru高兴地笑了。

最近他的心情很不错。亮没有参加夏季drama,为关西电视台拍摄的电视也已经完成,接下来的舞台剧两个人也可以一直在一起。只是不知道这样美好的时光能持续多久。

半夜因为口渴醒来,本来想叫亮倒水,但是迷糊中却发现身旁空无一人。
随手抓了一条浴巾遮住下体,subaru光着脚走出卧室。厨房那边亮着灯,难道亮背着他偷吃?subaru蹑手蹑脚走过去。亮站在水池前不知在做什么。
“你在做什么?”
“嗯?”亮突然转过头,看见是subaru急忙把什么东西藏在身后。
水池里只有一个盆子,里面放了很多冰块。
“什么东西?给我看。”用力拉过亮的手,里面没有偷情或是偷吃的证据,有的只是异常红肿的右手小手指。
“你的手怎么了?”
“嗯……”亮歪歪头,“没什么。”
“是因为下午的事吗?”
“大概吧。”
“痛吗?”
“不痛。”亮露出让想让他安心的笑容,但是subaru还是放心不下。
“去医院吧。”
“如果明天早上还没好的话,我会去的。”

第二天起床subaru看见亮依然红肿的手指就催促他去医院。他本来想一起去的,但是亮笑着说不用了。
“那你路上小心。”
“好。”
“我要吃刺身。”
“我知道了。”

今天没工作,subaru在亮走了以后又睡了一会儿,直到手机响了才迷糊着爬起来。
“喂喂,我是subaru。”
“Subaru?我是村上。”
“hina?什么事?”
没有工作还会打电话来,是要一起吃饭还是去踢球?
“亮的右手小手指骨折了。”
“嗯?”
“我现在也在医院,打电话告诉你一下。”
是昨天救自己的时候受伤的吧?那声“咔嗒”果然没有听错。
“在哪个医院?我马上来。”
“不用了,等下我会送他回来。”
“……哦。”
挂上电话,subaru突然手足无措。
该怎么办呢?亮居然骨折了,因为自己才骨折的……他受伤了,可是自己却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在屋子里转了几圈,subaru给yasu打了电话。
“亮骨折了?啊,我听yoko说了。”
为什么yoko也知道?一定是hina那个大嘴巴。
“嗯,这个也不能怪你啊,只能说是意外。”
可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受伤了。
“我想为他做点什么。”
“哈哈哈,subaru,你能为他做什么呢?”
是啊,他能做什么呢?擅长的事情只有唱歌,但是这个对受伤的亮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吧。
“我要为他做饭。”
“做什么呢?”
亮喜欢的东西……大米饭……
“熬粥!”
“哈哈哈,subaru,你会吗?”
不过是把米和水和在一起煮而已,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也会做。Subaru气呼呼地挂断电话。

不过是把米和水和在一起煮而已……确实如此,可是为什么他还是做不好呢?
看见锅里不知名的东西,subaru当机立断全部倒进垃圾箱。
这样笨手笨脚的自己,亮也不会喜欢吧?
他想起最新的某本杂志上,亮说喜欢的女性类型还是会做饭懂得照顾人的性感的女性。
不会做饭,明明年纪比对方大还是爱撒娇,也一点都不性感……
虽然以前亮说过,喜欢自己温柔。这唯一的优点也随着感情的加深荡然无存。小心眼,爱嫉妒,无论是山P还是赤西,连大仓也是,只要有人接近亮就会忍不住生气。
丑陋的自己。

“你在做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亮回来了。左手提着超市的袋子,右手包裹着厚厚的纱布,尤其是小指。
“痛吗?一定很痛吧……”
“你说这个?”亮举起右手,“不痛啊。只是看起来比较夸张。”
“都是我的错……”
“这样不是挺好?和你一样。”
和自己为了遮挡纹身而戴手套不同,亮是因为受伤才会变成这样。
“我买了鱼,做刺身吃吧。”
“不要。”他怎么能让受伤的人为自己做饭。
“怎么了?”
不想回答这个问题,subaru直接吻住了亮的嘴唇。
亮吃了一惊,然后迅速作出了回应……

肌肤碰触纱布的感觉很怪异,但是想到这是被爱的证据就觉得高兴。情事结束后亮搂着subaru问:“你在想什么?”
在想,如果有一天亮厌倦自己了该怎么办。
如果这次感情也失败了,不会再有一个像亮一样的人能拯救自己。
不。
除了亮他谁也不要。
“你是因为我受伤的……我想为你做点什么,但是什么也做不了。连煮个粥都弄不好……”
“如果想为我做点什么的话……”亮歪着头稍微思考了一下,“有一件事情我现在没办法做到,大概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在亮的头上倒上洗发水,然后揉出好多泡泡。冲水的时候动作轻柔,而且要注意不要弄到眼睛里……
虽然只是这样的小事,但是能为喜欢的人做些什么,subaru已经心满意足了。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好写实的剧情= =
2006/08/10(Thu) 22:20 | URL  | 小相 #-[ 編集]
呼呼~U 很RP
原来我们的ryo chan是这样受的伤,mama~可以接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支持U放出去吧
我承认我很不CJ
“如果想为我做点什么的话……”亮歪着头稍微思考了一下,“有一件事情我现在没办法做到,大概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想歪了
我去面壁
2006/08/10(Thu) 22:22 | URL  | 花花爱006 #-[ 編集]
写这个的教训是,一定要用word!!!
今天停电3次啊!!!泪
2006/08/10(Thu) 22:36 | URL  | 团子 #-[ 編集]
492~492~你啥时候再写原创吧
前几天刚看了娘子
大心最后那个反攻啊
>/////<
2006/08/12(Sat) 08:53 | URL  | 栀子 #-[ 編集]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