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年04月12日 (水) | 編集 |
April Fools’ Day
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一点一点接近零点,余仁桀左手拿着卤鸡翅膀,右手握着鼠标拼命地在屏幕上搜索自己想要的信息,一边啃翅膀,一边唠唠叨叨:
“牙膏做的夹心饼干……切,这么老土的办法,谁还会上当?……加了作料的可乐……蠢,别人不会闻一下吗?再说,他才不会笨到在愚人节吃我给他的东西……啊,可恶,怎么都没什么好的创意?”
“呸”一声吐出嘴里的鸡骨头,刚好砸在垃圾桶边缘弹在地上,余仁桀伸出脚用脚趾去捡。不过骨头实在细小,捡不起来。他只好弯腰,扭曲着身体伸手捡起骨头,还不小心扭了腰。
难道是老了?去年就过了第二个本命年……还是因为自己大学毕业后就没有运动,身体部分零件缺乏锻炼所以提前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啊,亚健康果然是隐藏在上班族身边的最大危害……
不对,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余仁桀把屁股挪回椅子上,觉得这样坐不太舒服,换了几个造型,最终采用了蹲在椅子上的姿势。
有点像《Death Note》的L呢……他一边想一边继续刚才的搜索。
明天就是愚人节了,他一定要找个捉弄人的好方法狠狠报复傅思。

傅思和余仁桀是校友,读的是同一个专业但是没在同一个班,不过两个班偶尔会一起上大课,两人的寝室也比较近,算得上是点头之交。本来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来往,自然也没有冲突,可是在大三下学期,两人同时喜欢上一个学妹。为了得到美人的芳心,他们从开始的暗斗,发展到之后的明争,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运动比赛,两人都要一较高下。最无聊的还是某次年级聚餐,不服输的两个人为了争个输赢,吃到几乎下不了桌。结果余仁桀拉了三天肚子,瘦了近10斤,当然傅思也好不到哪儿去,听说除了X中健胃消食片,他整整三天没有吃东西……
半年后,那个漂亮的学妹成了别人的女朋友,余仁桀和傅思没有同仇敌忾,莫名其妙的竞争反而变本加厉。
或者该说是孽缘吧,大四上学期结束后的毕业实习,两人好死不死在同一家公司实习,公司明确表示只有一个空缺,于是他们的竞争愈发白热化,一个跑了3个客户,一个就跑5个;一个加班到晚上8点,另一个就9点才离开公司。虽然还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但是怀抱“绝对不要输给对方”的心,两人都决定要留在这里。
结果再次出乎预料,因为他们的工作表现都相当出色,所以总公司破例录取了二人。
于是他们从校友变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部门同事。私下二人少不了相互挖苦讽刺,工作上也是针锋相对。因为看对方不顺眼,所以拼命去找对方的失误和纰漏,反而使他们共同负责的case尽善尽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无论是外表、体格还是工作能力,余仁桀都有自信胜过傅思,除了“那个”——只要想到就会让他捶胸顿足,后悔不已的“那些事情”。
大前年的4月1日,余仁桀收到傅思的短消息,说晚上7点半在操场上一决胜负。虽然没有写明“决斗”的方式,但是余仁桀怎么可能会害怕。他毅然赴约——虽然那天晚上狂风暴雨,而且为了逞强他还故意不带伞,站在雨中等了整整一个小时。正在他得意对方是不敢迎战的胆小鬼时,傅思同寝室的同学经过操场,看见他在淋雨,知道事情缘由后好心告诉他,他上当了——傅思一直在寝室玩电脑游戏。
他怒气冲冲地踢开傅思寝室的门,对方看见他浑身湿透的样子,大笑着说:“愚人节会上当的人还真是笨蛋呢。”
他握紧拳头打算冲上去好好教训那个无耻的男人,却听对方说:“一个愚人节玩笑都要当真,这么狭窄的心胸,你真的是男人吗?”
虽然知道对方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又丢不下面子,余仁桀只好大度地冷哼一声,故作潇洒地转身离去。回到自己的寝室就马上打了三个喷嚏。
第二年的愚人节,刚好是大四学生结束毕业实习回到学校完成毕业论文的时候。一心想报复的余仁桀故意在傅思不在的时候去他的寝室,偷偷在他的茶杯里下了超强泻药。没想到被另一个同学误喝了,拉肚子拉到几乎脱水。心里内疚的余仁桀主动去认错,为了赎罪还请对方去全市最好的火锅店大吃了一顿,花去他半个月的生活费。
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傅思嘲笑他“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余仁桀虽然恨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
去年的愚人节,两人已经在公司上班了。早上洗漱的时候余仁桀就对镜中的自己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只要保证不被傅思骗到,他就胜利了。
一整天他都小心翼翼,刻意和傅思保持距离。下班的时候,傅思突然对他说明天早上8点小会议室有个紧急会议,要先准备说明会的资料。
公司的上班时间可是8点半,余仁桀冷哼一声,这么小儿科的把戏也能骗到我?
第二天余仁桀和平常一样8点才从家出门,5分钟后他的手机就响起来。是公司打来的。
“余仁桀,你现在在哪儿?!所有的人都在等你开会!”一接通就听见主任的超大嗓门,“董事长还要10点的飞机,你快给我到公司!”余仁桀这才明白傅思没有撒谎。
“你以为我在骗你?”事后傅思一脸阴笑,“我没你那么无聊……不过,还好你没做和去年一样的傻事。”周围的同事也是一幅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连续三年都在4月1日输给傅思,余仁桀咽不下这口气。他一定要报复!他绝对不能每次都让对方看自己的笑话。

可惜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在不影响工作和同事的情况下捉弄傅思,让他在众人面前丢脸。

啃完鸡翅膀,余人桀屐着拖鞋跑去客厅喝水。爸爸在看报纸,妈妈霸着电视看地方电视台播放的韩剧。不过由于电视节奏太缓慢,妈妈靠在爸爸肩上睡得很香。
“你不要在纠缠我了!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电视里传来的声音让余人桀心里一震,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由于整容五官看起来很奇怪的“人造美女”对着一个眯眯眼“帅哥”这么说着。
一个奇妙的想法在余人桀脑子里形成……这个想法虽然不厚道,但是绝对没人用过也绝对可以恶整傅思……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端着水杯余人桀发出阴险的笑声。本来让他烦躁的周六加班这下也变得可爱起来——明天4月1日星期六,愚人节,他一定会让傅思好看的!


半夜发文只是因为这个类别还没有内容……
L团的么,等拿到BOX再说了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