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2年06月27日 (水) | 編集 |

6月7日央行宣布,自6月8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各0.25个百分点;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1.1倍;将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8倍。央行调整存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下限,是利率市场化的实质性举措,这种市场化初探要求银行对定价和风险进行更精细化的管理,对不同银行的利润影响不尽相同,不同的定价能力将加快银行阵营的分化。我部门根据《关于报送利率市场化应对策略的通知》要求,针对利率市场化的情况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报告如下:

[emoji:487][emoji:487][emoji:487][emoji:487][emoji:487][emoji:487][emoji:487]
一、银行反应

政策出来以后,各家银行的存贷款利率调整水平呈现出分化水平。某些银行的存贷比低,并不缺少存款,则对存款利率的上调需求并不大。如珠海华润银行,截至2011年末,其存贷比仅32.63%,在本次降息后,该行所有存款利率均按基准利率执行。

工行、建行、中行、农行和交行五大行最新的存款利率报价一致。其中,二年、三年、五年期定期存款按本次降息后的央行基准利率执行,而三个月、半年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则较基准利率有所上浮,但并未达到基准利率上浮10%的上限水平。部分股份制银行,如招行、浦发、民生和光大银行也与五大行报价保持一致。

华夏、深发展、兴业和广发等股份制银行、多家城商行和农商行,因为受到市场竞争和客户流失的威胁性更大,为拓展业务,需给客户更大优惠,除二年、三年、五年期定期存款按央行基准利率执行外,三个月、半年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均按央行基准利率1.1倍的上限执行。我行在6月9日也正式对外宣布,自2012年6月10日起,活期、三个月、半年和一年期存款利率按上限执行,其余各期限存款按基准利率执行。

外资银行中,市场份额相对较小的恒生、星展、华侨、大华等银行均严格按照央行下调后的存款基准利率定价,外资大行花旗、汇丰显得较为“敏感”,活期及各期限定存利率均有上浮,上浮比例与五大行相同。由于外资银行网点稀缺,在零售业务上,只有最大的几间外资行才相对有能力通过一般存款业务吸储。对于中小外资行而言,他们不得不绕道财富管理业务吸收存款,因此,外资行打“利率战”的热情不及中资银行。

二、面对的问题

一是整体利率水平上升。我国官方利率长期低于市场均衡利率水平,如商业银行平均存款利率不足2%,大幅低于货币市场利率和理财产品收益率,亦长期低于居民消费物价指数(CPI),居民的实际利率为负。民间借贷迅猛发展,也反映了利率管制下信贷资源的稀缺,大量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利率实现市场化后,利率水平将主要由资金的供求关系决定,存款利率水平将显著上升,进而推动整体利率水平的上升。

二是银行存贷利差缩小。目前我国商业银行的盈利主要来源于净利差,利率市场化后,存贷利差完全由市场竞争决定。由于贷款利率相对于存款已经更接近于市场化,因此存款利率的升幅必然会大于贷款利率升幅,导致存贷利差缩小。国外经验也是如此,比如美国自1980年全面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以来,1980-1985年美国银行业的存贷款平均利差为2.17%,利率市场化后的1986-1990年,平均利差为1.63%,缩小了54个基点。利率市场化引发的存贷利差缩小将对国内商业银行传统信贷业务的盈利水平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

三是商业银行面临的经营风险加大。在存贷款利率管制环境下,国内商业银行对利率风险的关注不高,利率市场化会导致利率波动性增加,利率风险管理的重要性凸现。其次,利率波动性增加还会引发贷款客户提前还款和存款客户提前支取的行为,资金的可预测性下降,增加了流动性管理的难度。此外,利率水平上升会导致借款人结构的调整,对银行信贷风险管理也构成了挑战。

四是小型银行生存压力增大。利率管制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定价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较弱的商业银行,一旦取消利率管制,银行间的竞争将变为直接的价格竞争,不具备核心竞争力的银行将被市场逐步淘汰。从美国经验来看,利率市场化前银行倒闭的数量基本在每年20家以下,但伴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全面展开,1985年后每年倒闭银行数量达到三位数,大量小型银行倒闭,1989年更高达531家,创历史之最。

三、情况分析

虽然本次央行调整利率后,目前还未发现大量个人储户把存款从利率低的银行取出来存进利率高的银行的现象,除了客户还在观望,按目前的利率差异,一年期定期存入银行8天以内转存才划算,而且利息收入差异并不大,大多数个人客户不太会选择马上转移存款。但是企业客户的存款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以1亿元1年期定期存款为例,利率3.575%和3.5%所获得的利息将相差7.5万元,这对企业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收入。

据最新的数据显示,6月前两周,工、建、中、农四大国有银行各项存款较月初大幅下降4600亿人民币,而贷款增长依旧乏力,前两周四大行新增贷款仅为250亿元。

银行利率市场的逐步放开,不同银行间利息差异扩大,银行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中小银行面临贷存比的压力,将有动力积极上调存款利率至上限水平,受到的利润压力也由此增加。而大银行若出现存款流失严重的情况,将跟随上调存款利率以保护市场份额。但是,若信贷需求继续回落,且贷存比压力缓解,大银行也可能更加理性,如香港市场上大型银行存款利率往往较小银行低25个基点左右。

由国外经验看得出,利率市场化推动了银行业的创新和洗牌。1962年,德国(前西德)开启利率市场化改革,5年之后全面放松利率管制,此后德国的市场利率更贴近实际利率,金融创新更加活跃,同时银行业机构盈利减少,倒闭、合并和兼并现象有所增加。前文提及的美国实行利率市场化以后,许多超大型银行和混合投资银行不断涌现,而中小银行的数量从14000多家减少到了8000多家。

国有大行由于存款资源丰富,存款成本压力相对较小,贷款投放能力将更强。而中小银行由于存款的成本上升和不均衡分布,存款压力更大,贷款更为稀缺和昂贵,贷款增长受限并且风险偏好提升,传统银行主要收入来源的存贷利差盈利空间将进一步压缩,银行将盈利的目光转向了中间业务收入。

在过去的几年中,已经有先知先觉的银行提前转型。如招商银行从2010年提出二次转型:根据当时招行的测算,如果利率市场化,该行有20%-30%的客户有较大的议价能力,利率市场化之后这部分客户的贷款利率可能在现行利率的基础上再降15%-20%。所以,招行希望零售业务和中小企业信贷占比能够多一点,对公业务大客户的占比能够少一点,这样一旦利率市场化,对招行的冲击小一点。

其实在多种融资、投资渠道并起的今天,存款、贷款从银行体系流失是银行面临的共同问题。社会融资的利率市场化取得长足进展,早已为存贷款利率市场化做好了铺垫。人民币贷款占社会融资总量的比重已经由2002年前的96%下降至2012年第一季度的63%,占社会融资总量37%的债券融资、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承兑汇票等的利率均由市场自主决定。从资金来源看,商业银行表内的协议存款、财政存款、外币存款等早已实现利率市场化。更重要的是,银行理财产品近年来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据统计,2009-2011年银行发行各类理财产品分别达到7868款、12050款和24041款,2012年第一季度末银行理财产品余额达到10.4万亿元,占存款总规模的12%,这部分可以看作隐性存款利率市场化。

四、经营策略

利率市场化打破了银行间的“价格同盟”,加剧了银行同业的竞争。但利率市场化不等于“价格战”,利率市场化的目的也绝不是为了削弱银行的盈利能力,而是为了鼓励商业银行的产品创新和综合化经营,理顺资金配置的价格机制,促进商业银行加快转型发展。市场化提供了宽松的空间,商业银行必须要抓住机遇,加快转型,通过产品和服务创新实现差异化竞争,树立品牌。

一是负债业务转型,提升真正的理财业务竞争力。近几年银行理财产品风生水起,产品收益决定了客户选择,在某种意义上已经算是提前“利率市场化”。大力发展人民币理财产品既为商业银行提供了基于市场化利率的资金来源,又开辟了商业银行进行利率竞争的空间。人民币理财的投资方向主要是银行间市场低风险金融工具或信用级别较高、流动性好的金融市场工具,增加了商业银行中利率市场化业务的占比,有助于向利率市场化环境下的平稳过渡。

二是要高度重视个人客户,尤其是个人中高端客户为银行带来的稳定收益,做好客户结构转型。利率市场化后的个人客户管理工作将是商业银行重点发展方向之一,如何进一步发掘客户潜力、开拓新的客户群体和发现新的利润增长点极为重要。通过对中高端客户的维护、拓展,提供各项金融产品及服务,提高客户对银行的忠诚度。

三是要实施收入结构转型,提高非利息性收入。从境外经验看,伴随着利率市场化,银行收入结构中的利息性收入比重将相对降低,而中间业务将迎来历史性发展机遇。以美国为例,1980年美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初期,银行业中间业务收入占比约为20%,随着改革深入,金融创新增加,非利息性收入1997年升至40%。而目前国内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占比非常薄弱,非利息性收入普遍较低,2011年平均仅19.3%,与国际性先进银行普遍40%~60%的占比存在较大差距。从个金专业来看,销售理财产品、基金、保险、信托、为客户办理信用卡等都是有效提升中间业务收入的手段。

四是加强产品和服务创新转型,提高市场竞争力。利率市场化与银行产品和服务的创新相辅相成,商业银行如能在产品和服务创新上率先突破,则会在利率市场化的竞争中占据先机。

五、具体措施

通过上述分析,个金业务将在未来银行盈利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成都分行个人金融部拟从以下方面保证经营管理工作的稳步推进:

一是持续加强中高端客户的维护、提升和拓展工作。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商业银行以传统的存贷利差为主要利润来源的盈利模式将难以为继,需要向中间业务转变,增加非利息收入,对中高端客户提供的理财业务(包括银行理财产品、基金、保险、信托等金融产品)将作为名副其实的中间业务壮大起来,而中高端客户是产品销售的基础,是中间业务收入的保障。

二是继续强化理财经理队伍建设。要做好客户拓展、维护和产品营销工作,必须要靠营销技能广、综合素质高、敢于打硬仗的专业销售队伍——理财经理。目前我行的理财经理队伍还很年轻,需要通过培训、实战,提高专业知识和营销技能,成长为能够灵活运用交叉销售技巧进行产品组合营销,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全能型销售队伍。

三是大力推动信用卡业务发展。从国内外的先进经验来看,信用卡业务不仅是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的重要来源,增速也非常迅速。招商银行2011年信用卡收入达43.59亿元,比上年增加6.49亿元,增长17.49%。中信银行则实现信用卡业务收入36亿元,同比增加12亿元,增幅48%。而兴业银行则累计实现信用卡业务收入25.00亿元,同比增长111.49%;实现账面利润10.10亿元,同比增长高达233.82%。信用卡中间业务收入主要来源包括交易手续费、分期付款手续费、滞纳金等。随着我分行信用卡业务开展,更好满足了客户的需求,同时通过大力拓展新增信用卡有效客户,提高信用卡启用率和动卡率,有效增加我行中间业务收入。

四是稳步推进我行个人信贷工作,保持前瞻性,主打利润较高的个人消费贷款及商用房贷款;利用易贷卡逐步转变对利差收入的过度依赖局面,努力提高中间业务的利润贡献度;根据客户收入状况、资信状况、抵押物状况等情况进行差别化利率执行水平,打好营销组合拳,促进个金产品更好地发展。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